成绩最重要?孩子被老师狂扇耳光家长却为老师

  近日,据盐城媒体爆料,滨海县第一初级中学有一名学生,被班主任李清平猛扇耳光十多次,致使学生脸部大面积淤青发紫,并于事发当晚出现了呕吐、头昏等不良症状。

  看着孩子脸上可怖的伤痕,大家不禁揣测,这位学生究竟是犯了什么错,才使得这名教师做出如此失格的举动?但出乎预料的是,这名学生仅仅是因为漏整理错题,便被殴打至此。

  了解完事情的前因后果之后,我们可以发现,这名老师的确存在体罚不当的问题,因此理应承担主要责任。不过令人大跌眼镜的还在后面,那些曾在滨海第一初级中学就读的学生以及学生的家长,却纷纷跳出来为李老师开脱罪责,表示其“虽然会打人,但她绝对是全校教学最好的老师”,因为在李老师的带领之下,她所任教的班级成绩轻松“碾压”盐城其他同类学校。

  就在舆论发酵不久之后,一份“恳请安排李老师重回七(1)班正常上课”的家长联名诉求书在网络上流传,家长们表示自己“完全接受李老师的管理方式”,并各自在请愿书上按上了自己的手印,这些鲜红的手印密密麻麻,让人感到不寒而栗。

  孩子被殴打、被辱骂,在家长眼里看来,都不如一张年级第一的成绩单来得更重要,因此他们才会选择纵容和默许老师的暴力行为,甚至对其感恩载德。

  电影《爆裂鼓手》中的魔鬼导师弗莱彻,俨然就是现实世界中的“李清平2.0版”。他以复制第二个“查理·帕克”为目标,为了使学生安德鲁能够在爵士乐鼓手领域上登峰造极,用辱骂、殴打等方式来折磨安德鲁的精神和肉体,哪怕是安德鲁打鼓打到双手流血也不让其停止。虽然最后两人互相成就了彼此,但是弗莱彻给安德鲁带来的伤害,却让他永远难以忘怀。

  “想要人前显贵,必定人后受罪”,高压教育的初衷可能是为了激发孩子的潜能,但在不知不觉中,所谓的高压教育也渐渐脱离了实质,变成了对学生的控制和压迫。

  2019年3月25日,上海交大博导倪某被曝在学术交流群内辱骂学生“都是垃圾一样的东西,等把自己锤炼成牛人,再提休息二字!”

  2018年3月26日,武汉理工大学硕士生陶崇园因不堪忍受导师王攀的压迫和剥削,在其毕业前一天选择跳楼身亡。

  2018年10月18日,广昌县实验小学一学生小媛,因“受不了老师欺压”(涉嫌打骂孩子),从家中6楼跳下,并导致下半身瘫痪。

  这些以暴力手段去管教孩子的老师,已经不能够被称之为“严师”,而应该被称之为“施暴者”。我们不能否认,在孩子的教育过程中,体罚是必要的,但却应该把控好尺度,不能让惩罚作为肆意施暴的借口。

  哲学家雅斯贝尔斯曾言:“教育就是一棵树摇动一棵树,一朵云推动一朵云,一个灵魂唤醒另一个灵魂。”,由此可见,教育的本质是包容和尊重,而不是打骂和压迫。至于那些危害孩子身心健康的教育方式,则更不能够被纵容和默许。

  我们虽不反对将惩罚的戒尺还给老师,但是也不能容忍孩子的尊严被践踏。因此,于每一名老师而言,惩罚的戒尺不是为所欲为的“神杖”,而应该是悬在头顶的“达摩克利斯之剑”,在使用体罚孩子的权利时,也不要忘记时刻警醒自己,不要忘记教育的初心。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cqdtdq.com/hejiyuleapp/2020/0113/45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