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记娱乐官方旗舰版:一个留美大二学生疫情观察

  通过三个Uber司机不同的反应,可以看到美国人态度的变迁。美国民众在经历两个月左右的时间之后,终于对新冠肺炎的威力有了一丝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的感触。

  我是一名加利福尼亚大学戴维斯分校的大二学生。目前和三个室友一起,住在校园旁边的一个公寓里。

  戴维斯是一个大学城,整个城市加上我们学生常住人口也就五六万,不过如果加上周边城市,可能有十万出头左右的流动人口。离我们学校最近的大城市是萨克拉门托,如果要去旧金山的话大约车程要一个半小时到两小时左右。

  萨克拉门托是离我们大学最近的大城市,也是加州首府,还是我们学校优秀的医学院所在地。

  校园气氛的变化,大约从2月26号索兰诺县(Solano County)的一名患者在我校萨克拉门托医院救治的消息传出开始。

  虽然加州早在疫情传播早期就已经有患者感染,但是这个消息让大家感到了危机的临近,再加上新闻媒体的标题党让很多人觉得患者就在戴维斯校园内治疗,弄的很是人心惶惶。

  ▲两三周之前囤的饮用水还算充足,今天再去只能弄了四箱可乐回来(图/作者)

  几天之后的3月1日左右,在宿舍区一名学生出现疑似症状,他(她)的两名室友被带走隔离。

  那时候一些学生开始呼吁停课,然而大部分美国师生表示反对,他们觉得,一位来自其他新冠在大城市被治疗,并不意味着传染会蔓延到萨克拉门托,更别说整个校区。那名学生只是有疑似症状,并没有确诊。甚至有人肆意嘲笑那些想要停课的人,说他们不想学习,只是想找借口停课。两拨人马在野火论坛(wildfire)开始争吵。

  随着学校发出一封邮件证明那名学生并没有感染新冠,关于停课的呼声都没了支持,貌似一切都尘埃落定了。而在3月6号早晨,校长更是直接声明:我们学校所在的约洛县(Yolo County)并没有出现患者,大家不用慌。

  但是在一个小时之后,在约洛县(Yolo County)出现第一例可能是社区感染的患者的新闻就被曝出,情况瞬间反转。

  要求停课的呼声越来越多。一周前的3月8号左右,学校宣布所有老师最好取消线下课堂和期末考试,建议要么转成网上考试,要么取消。过了一天,学校虽然没有强制停课,但是关于停止线下期末考试已经从建议变成强制的条约。

  有老教师不知道如何网上授课,也有人觉得如果转成网上考试,对学生的诚信是个考验,还有一课堂本身就有准备好的随堂测验,唐突之间无法改变。

  我昨天(3月13日)终于上完了最后一节课。我的印度历史教授虽然对新冠病毒非常担心,但是他仍然表示,没有办法把早就安排好的课堂测验转到网上,他也没有足够的时间,去录制网上授课的音频和视频。

  我是历史专业,上的课大多是历史课,中国人基本只有我一个。即便大家对新冠肺炎都很紧张,但在我们的课堂上,仍然没有一个人戴口罩。

  可能这确实和文化因素有关。大约两周前,我曾经和我的音乐课老师聊天,他表示每天至少要洗十次手,他觉得这样做,已经足够重视这次新冠肺炎了。

  我前面提到的印度历史教师在下课之后和我聊了十几分钟肺炎,言谈之间表示中国可能现在比美国安全的多,但他还是没有取消线下课程,事实上,我昨天最后一节课就是他上的。

  在疫情早期,只有非常关注国际新闻的美国人,才知道中国出现新冠病毒这档子事儿。我个人认为,美国人民是最近几天才开始意识到疫情的严重性。

  在美国出现一两例撤侨回来的感染者的时候,我周围大部分美国人并没有给予太多重视。

  在美国出现超过十例以上感染者的时候,也是一些中国留学生或者华人群体意识到需要囤积口罩和清洁用品的必要。

  大约在二月下旬的时候,各路华人开始囤积食品和其他的东西,而口罩在那个时候早没了。据我观察,在学校里,一月中旬就有人开始戴口罩,大部分都是华裔或者中国留学生。

  不得不说以中国留学生为首的华裔是这次疫情里面警觉度最高的群体。有了国内的前车之鉴,没有中国留学生为囤积口罩和食物大惊小怪。至少我认识的基本上所有中国留学生都早于美国人进行了一定程度的物资囤积。

  而周围微信群里,各路关于中国留学生疯狂劝说美国友人注意防疫的段子层出不穷,颇有之前国内年轻人劝长辈戴口罩的架势。

  比如他们经常吃完东西,不洗手就去抓其他的东西。或者反过来,刚刚干了一些脏活,摸了不干净的地方,就用手直接抓东西吃等等。我不仅亲眼看到过,而且经常看到学校论坛上谈论这些事情。甚至在学校一开始排除那位疑似患者感染新冠的可能性时,还有人呼吁大家勤洗手,不要因为有了新冠肺炎才开始注意卫生。

  今天(3月14日)我们又去美国超市Costco,准备多囤积一点清洗用品,结果发现上次去囤物资的时候还非常充足的水,已经被全部搬空,本来放水的地方,放了一些饮料充当门面;上次来的时候还可以见到大罐洗手液,现在已经全被搬空;甚至连杀菌的肥皂都被搬空了,只剩下了护肤的香皂,即使如此还是有人去拿。酒精全被搬空。我们来的时候,只剩下一些双氧水,而且也限购了。

  我曾经在一月、二月和三月三个时间,遇到三个Uber司机,他们对疫情的反应完全不一样。

  一月份,第一个Uber司机对中国的疫情完全不知情,但是他听说我是中国人之后,表达了对中国和我家人的祝福之意。

  二月份,第二个Uber司机是我主动跟他聊天的,我当时已经戴口罩了,而且刚从Costco买完一大堆物资过来。我看他不敢碰我的东西,就说:“你别慌,我已经几个月没有回过中国了。”

  然后他才说:“我本来没担心这些事情,只要平时做好清洁,保持良好卫生习惯,就不需要怕疫情,也不需要特别做什么。”我看他的车虽然买了两年了,但看上去像新车一样,非常干净。最后下车的时候,他还是帮我把东西搬到了家里。

  第三个Uber司机是我前天(3月12日)遇到的。周三晚上有一场音乐会,当时我刚演出完,并没有戴口罩。因为实在太累了,于是打的回家。

  看来他应该是挺关心这个事情的,而且我并不觉得他是见到中国人才问这个问题,因为我刚上车,只说了一声“Hi”,他就直接开问了。他应该并不能从这个“Hi”里面听出我是哪儿来的,而且加州亚裔挺多的,我的脸孔也不稀奇。

  于是我们就新冠病毒这件事情开始聊天,他只知道这玩意蛮严重的,但是却不知道为什么严重,然后在我科普了这种病毒的危险性之后,他点了点头:“这玩意真的还是挺严重的。”

  他说:“我也觉得美国人不太重视,我们的政府好像也不太重视,但是我也不清楚到底应不应该重视。”

  通过这三个Uber司机不同的反应,可以看到美国人态度的变迁。美国民众在经历两个月左右的时间之后,终于对新冠肺炎的威力有了一丝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的感触。

  今天(3月14日),川普正式宣布美国进入紧急状态。我想大部分美国人跟大部分的中国留学生一样,最大的感触就是:迷茫。

  大部分人不知道该相信什么。美国国家疫情防控中心(CDC)给出的信息是鼓励群众不要戴口罩,还有无症状感染者并不会引起太大的传染。这跟我们从国内得知的信息是不一样的,中国留学生在对比中发现差异巨大,感到很迷茫。

  很多留学生不知所措。很多美国人直到最近,疫情的讨论延伸到总统身上,才意识到这次疫情的严重性。

  大面积的囤货,也就是这两天才开始的。但口罩在中国人的哄抢下,早就已经卖光了。

  疫情已经引起一定的恐慌,学校里仍然有罢工游行。我们加州学校系统对助教有一定程度的压榨,长期不给他们付工资,他们就开始罢工游行。还有其他一些游行。我感觉美国人民对疫情的态度是,无论这个事情多么严重,我还是不会改变我的生活状态。

  我妈告诉我,上海两个月左右没法出去吃饭,天天在家里做饭吃,外面的超市都是关门的。

  ▲小小的冷柜塞满了各种各样的肉,这是从Costco的货架上抢来的(图/作者)

  美国会不会也变成这样?我们不知道。加州是美国疫情最严重的一个地区,早在特朗普宣布紧急状态之前,加州政府已经免费给居民提供病毒检测,但这并没有打消我们的恐慌。

  看到美国总统对此漫不经心,甚至有时会做出别的表态,我们会怀疑国内的一些反应是否过激。看他们现在这么无忧无虑,我们是不是反应过度了?

  我会怀疑我们的家长让我们做一些事情是不是完全正确,我们是应该囤积更多物资,还是把精力更多的放在学业上?到底是冒着可能无法继续学业的风险回国,还是冒着患病的风险留在美国?有的时候,即使早已作出了选择,还是不免胡思乱想。

  可能美国人的自信是有理由的,当然有理由不代表正确。为什么有理由呢?美国曾经撑过很多很多的危机,包括大萧条,二战,08金融危机等等。他们的国民对自己的国家有一种昭昭天命的自信。

  他们认为,所有问题都是可以被解决的,包括这次新冠病毒。虽然他们觉得很严重,但是他们仍然自信地认为,这个事情可以解决。我认识的人里面,有的囤好物资,就直接买了机票去别的地方玩儿去了。

  我又想起在Costco看到的拿防滑香皂的人,他们或许只是单纯跟风囤物资,也不知道物资囤了有啥用。他们并不会因为囤物资,就会影响他们对本来的一些有价值的安排。

  我在得知了我高中所在的印第安那州出现新冠患者的第一时间,就通知了当地的美国朋友注意安全,回应者渺渺,大多数人认为我反应过于强烈。美国人漫不经心的反应,和华人圈的风风火火形成了鲜明对比。

  这种强烈的对比和反差感,正是让我们感到迷茫的原因之一。作为一名身在外乡的普通游子,到底做什么才能正确应对这种危机呢?

  原因之二是媒体报道,美国媒体之前对中国疫情的报道,在中国留学生中确实引起了恐慌。直到最近,日本和韩国以及其他国家政府包括美国政府的反应,并没有好到哪里去,才使得留学生们可以更加客观地看待疫情,迷惑之情也自然少了。

  我个人的看法是,疫情就像车祸一样,比如说我一个普通人走在路上,被大卡车撞了,我只能被抬上救护车送去医院。如果其他人和我遭到了相同的车祸,他除了去医院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他也许有更多钱,可以去更好的医院做更好的治疗,但是总会留下创口,和怎么也治不好的后遗症。这个疫情就像一个车祸,你可以做一定程度的预防,但你永远没有办法彻底根绝风险和回复。

  我觉得经过这件事情,大部分留学生可能对各个国家的政府,会有一些更成熟的的认识。

  前几天,我跟我另一位研究中东历史的女教授聊天,她说,在纽约中国城,有一些饭店受到了一些种族主义者的侵犯和侵扰,被迫关门了。

  歧视,又一个让中国留学生难受的一个话题。可能冠状病毒给了部分美国人歧视中国的借口。当然我周围并没有发生,尤其是加州这个种族多元化的地方。但有些中国留学生仍然不敢戴口罩,怕戴着口罩会受到一些社会压力。

  这个问题我真的不太清楚,也不敢做出保证。以我对美国政府了解,他们不太可能进行彻底的“封城”。就算是有,也不可能由联邦政府做出决定。

  众所周知,美国政府的不同层级,并不类似于中国的中央政府和省政府之间的关系。联邦政府和州政府之间,是比较松散的的关系。举例说,加州没有禁止销售,但是联邦法律禁止。联盟政府并不能完全左右州政府。

  所以,即使联邦政府想封锁一座城,他也得通过州政府的同意才行。封城后还有很多考量,比如说你封城了,你这地方大部分活动停止了,肯定有一些人赚不到钱,他就要出来,要求政府允许复工。在意大利,好像就经发生过类似的事情。

  在美国,就我最近几天的观察来看,哪怕疫情非常严重,仍然有很多学校员工为了反对学校拖欠薪资上街游行。

  所以我觉得,美国这种松散的政治体系,想要像中国一样,一下子一刀切解决问题,是比较困难的。

  美国如果要用一刀切的方法解决困难,和记娱乐官方旗舰版那么美国的政府体制可能会改变。美国现政府的强大力量,很多都是上世纪20年代末大萧条后的经济危机和二战前后的政治军事危机所创造出来的,包括现在很多“局”等政府机构,都是那时候建立的。如果美国政府真采用类似于中国政府的一刀切,用强制管制的方法来解决问题,这对美国政治结构的影响将会是挺大的。

  就在我和那位女教授聊天聊到一半的时候,她接到了大概是她女儿的电话,我们的谈话被迫中断。可能是因为教授年事已高,她通话的声音很大,以至于我能清晰的听到她们的对话,大致如下。

  我本来是为了确认下学期的教学内容来找她的,那个时候我的目的也达成了,于是我们便愉快的结束了谈话,她开始收拾东西,我也离开了她的办公室骑车回公寓。

  到家打开手机,看见老妈发来微信:“你们周边出现第一例社区感染了,你要不春假回来算了?”

  面对纷纷扰扰,真假难辨的信息,想要给自己和至亲找出一条绝对安全的路可太难了。

  可能亲眼看到自己在乎的人仍然健康,也是在迷茫中的人们所渴求的一种归宿吧。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cqdtdq.com/hejiyuleapp/2020/0316/243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