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要求包机相救的小留学生网民们一致的呼声

  这次疫情我们中国是大获全胜的,但也暴露和反映出我们的一些社会问题。比如这个所谓“仇富”;

  没有这次的疫情,我们大多数人恐怕还不知道有1.5万人之多的中国小学生留学在英国。

  我们还不知道的是一个小学生留学在英国的具体费用,如果按照一般网络计算一个中国小学生留学在英国一年大概在20-30万元人民币,如果是从办理留学手续直到中学毕业,10年左右的时间所花费的费用怎么的也得400-600万元人民币;这样看来,中国小学生留学在英国的家庭绝非是一个普通的中国家庭。

  对于1.5万人的中国小学生留学请求包机回国,网络呼声几乎是一边倒;就有一位小留学生的母亲激烈地回怼:

  “有些中国人就是典型的仇富心理,自己没钱出国,就拿留学生来撒气。我花钱送孩子出国留学是为了让他接受更好的教育,不是让他去送死的!”

  难道大多数的民众呼吁都是在“仇富”吗?我觉得不能把网民们简单的视为“仇富”;

  第三,在我们真实的社会,还有相当部分的人在贫困线下,甚至工人的社保养老,社会救助金,农村新农合,并没有保障底层普通人有尊严的生活;我们的基本社会福利标准是远远偏低的;

  第四,相反,社会福利养老资源,医疗资源,教育资源没有完全公平的分配;比如普通工人与公务人员的养老基金的付出与分配就是双轨的不对等的;不公平的情绪总是影响着大多数人。

  已经使得大量的国人选择国外留学,如果条件能够达到,基本上都是选择国外留学,并且是留学年龄越来越小,从开始的大学留学研究生留学,到中学生留学,再到小学生留学;而每一位留学生则是学业完成后的工作和生活都在国外;这难道还不能使我们的教育反省吗?

  而反过来,我们却在吸引非洲的留学生加大力度,扩大人数,每位在中国的非洲的留学生十万元左右的补助,并且是在学校生活,及考试标准各个方面搞特殊待遇,比我们自己的学生规格标准高出老多;我们不应该反省吗?自己的学生流失到国外,却用全社会的财富资源低姿态地吸引非洲留学生。请问我们自己的学生为什么不应该有十万元一年的补助?

  近几日的“外国人永居条例征求意见”发布,是对外国人永居条例放宽还是加严?标准的制订和实施是不是又要与国人进行双轨甚至多轨制?能不能制造出新的不公平差额对待?这些都是网民们的忧虑所在。

  10年左右的时间的费用得300-400万元人民币;其费用远远超出一个普通的中国家庭收入了,假如是就是自己挣的钱,是完全合法收入,网民们不会如此反应激烈;也就不会有所谓的“仇富”情况;

  可是现实是无情的,打脸的,中国网民们看到不少的灰色和非法收入者,在享受着奢侈豪华的生活;看到各种社会资源如社会福利资源,医疗资源等没有更公平地分配;看到社会的分层俞来俞加大;心中的焦虑和不满所反映的就是这种所谓的“仇富”,这不应该引起我们全社会的警醒和重视吗?

  所以,关于包机相救1.5万人的英国留学的中国小学生,对网民们的一边倒的呼声,不能简单视为仇富!这里面有深层次的社会原因,有人们对社会资源公平分配的焦虑和呼声。

  这里也奉劝那位回怼网民“仇富”的小留学生的母亲,我们都是在一片星空之下,病毒是不认谁有钱谁没有钱的。公平分配的社会才能保障所有的人都能享受阳光。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cqdtdq.com/hejiyuleh202yiqingboyu/2020/0323/2576.html